心疼!疫情下的北京120醫生 手腕上都是防護服勒痕

2020-04-08 07:28:57  阅读 436220 次 评论 0 条

疫情下的北¶120醫生 手腕上都是防護服勒痕

急救醫生秦曉怂本版圖片/受訪者供圖

秦曉兵和同事手臂上的勒痕。

賈娜幫同事整理防護裝備。

1月28日開始,北¶120急救醫生秦曉兵就和其他9名同事住進了和平門外的一家賓館,每天負責轉運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、疑似患者以及與確診患者有過密切接觸的發熱病人,24小時待命。

直到2月4日早,秦曉兵才真正地從賓館離開,結束了整整7天的工作。他不敢回家,隻能到單位安排的暫時住所,自我隔離。“家裏上有老下有小,謹慎些總是好的。”

回想剛剛過去的日子,秦曉兵說,自己從業20年,所做的都是醫生的天職。接下來,他會回ㆫ院繼續負責日Ů的急救工作。“隻要需要我,我隨時到位。一名醫生在發生疫情的時候往後站,那他就不配做個醫生。”

“被患者提醒注意防護,很感動”

疫情發生後,秦曉兵了解到單位裏有轉運新冠病毒肺炎感染者的任務,便報名加入“發熱組”。1月28日一早,他拿著簡單的隨身物品住進賓館,正式開始工作。很快,他接到了一份轉運的通知,一名順義的老年男子被確診為新冠肺炎,需要被轉送到地壇醫院。

秦曉兵記得,去的路上幾乎沒有什麼車輛,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順義區醫院。醫院安排急救人員在一層等待,由護士將老人送下來。“老人看見我說的第一句話是‘我自己能走,你們都別扶我,別傳染給你們’”。秦曉兵說,當時自己聽〙個話,心情很複雜,有感動也有吃驚,因為原本自己以為患者的情緒會比較沮喪,沒想到老人的心態很好,還著醫護人員。

回程路上,患者小聲咳嗽了幾次,其他情況平穩。為了安全,大家在車裏沒有說話。最終,老人被安全送到地壇醫院。“臨走,老人還提醒我們注意防護。”秦曉兵說,此後他還遇到了很多患者,都主動保持距離,並且囑咐要注意安全防護,“讓我挺感動的”。

秦曉兵今年44歲,從業20年,按他的話說,可以算得上身經百戰。2003年“非典”時期,他也是自願到一線轉運病人。

“那時候我在單位住了一個月,每天裏裏外外穿好幾層,出車回來後都用84消毒液泡手泡腳消毒,印象特別深。”秦曉兵說,當時一雙手都泡出了口子,但即使這樣,大家當時心裏還是不踏實,甚至還用酒精和消毒液擦身體。相比之下,此次疫情防控工作的流程和防護度則更完善,也更加科Ū

秦曉兵介紹,工作的這幾天裏,操作都是按照標準防護流程進行,穿戴一整套防護用品,回來按照洗消流程,多次噴灑消毒液,再將一次性防護用品脫在隔離區,直接洗澡。這樣既保障患者安全,也能保護醫護人員。

雖然相比原來的工作環境好了很多,但是眼下仍有難題。工作中ҏ和眼罩經Ů起霧,看不清東西,這讓秦曉兵十分痛苦。起初他會塗一些洗潔精,減少起霧。但時間長了,這個小秘方也不管用。

“工作中肯定是不能摘下來眼罩和ҏ的,所以我找到了一個辦法,就是冷風吹。”於是,每當遇到起霧,秦曉兵就會到室外,讓風吹一吹,使霧氣消下去。但與此同時,冷風也把隻穿著兩䱯防護服的秦曉兵吹得透心。“這個辦法好用,就是太冷了,不建議大家嚐試。”

目前,家裏人隻妻子知道他在一線工作。雖然擔心,但是也表示了支持。“我和妻子說,雖然危險,但是醫生的工作總要有人去做,隻要注意防護就好。”

盡量減少休息時間節省防護服

2月3日一早,秦曉兵又接到了轉運任務,要從複興醫院將兩名確診新冠肺炎患者轉運到地壇醫院。通過複興醫院傳來的資料,秦曉兵了解到,需要轉運的兩個患者都是老年人,其中82歲的男性患者長期臥床,精神狀態欠佳;另一位患者是75歲的女性患者,由於心衰,不能臥,需要坐著轉運。

秦曉兵說,女性患者的情況比較危險,需要醫生時刻在其身邊看護,還需要使用呼吸機。秦曉兵需要將其口罩摘下,近距離操作。“這個過程比較危險,很可能被傳染。”

此外,轉運救護車內空間密閉狹小,路上遇㡛簸,就需要扶住她,以免發生危險。由於該名患者身體虛,時Ů覺得憋悶,坐在固定好的位置上不時往下滑,秦曉兵就必須一次次地把手伸到她的腋下,抱著她往上扶。

轉運任務從上午九點多開始,一直到下午兩點,分兩次才完成。因為一直穿著全套防護裝備,秦曉兵的臉上、手腕上的勒痕久久不能消失。

秦曉兵說,其實本可以一趟轉運完,自己回賓館吃完飯後再去下一趟,但是一想到回來就要再重新穿防護服,重新消毒,他就決定堅持一下,都轉運完再回去。“防護物資不富餘,能節省出一套防護服都是好的。”

秦曉兵回憶,在這7天裏,他一天最多轉運3趟,每趟最少要兩三個小時。每次轉運工作,他都需要精力高度集中,回到賓館則隻睡覺。

三餐無序,他已經習慣。“見縫插針地吃飯,見縫插針地睡覺,就是我們的工作狀態。”秦曉兵說,因為24小時待命,他無法安心睡覺。現在工作結束了,隻先踏實地睡一覺,“不想回家,給家人帶去風險,自我隔離一陣子。”

願身披戰袍的媽媽成為你們的榜樣

賈娜 國家醫療隊隊員

北大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護士

都說“為母則剛”,作為兩個寶寶的媽媽,我願為你們撐起一片晴天,我願傾盡全力護你們平安快樂,我願靜靜陪著你們長大……

然而,放假前夕,我和愛人商量取消期盼已久的行程,留守北¶。希望兒子能接受,不要失望。

“大寶,媽媽跟你說個事。現在有一種新的病毒,叫新型冠狀病毒,它很厲害,讓很多人都生病了。為了安全,今年要留在北¶過年了。”

“媽媽,我們不回四川了嗎?可是我想回四川過年。”

“路上風險太高,等這陣子過去了,爸爸媽媽帶你們回去,好嗎?”

這場突如其來的“戰爭”悄然而至。孩子們,我不能再陪在你們身旁,我想去前線,盡綿薄之力,助戰“疫”勝利。

“大寶,還記得媽媽告訴你的新型冠狀病毒嗎?媽媽要去和病毒㬥,可能有很長時間不能見到媽媽了。”

“嗯,媽媽,加油!你一定可以打敗病毒的。”

告別年邁父母,安置好提前離乳的幼女,揮別愛人與大兒,出門前,兒子說:“媽媽,我希望打敗病毒的藥是你製造的”。看到你們的笑容,我心甚是欣慰。看來我還是你們心中的英雄啊!

初二出發武,經過兩天的培訓和準備,初五終Ҁ病房工作。幾天下來,逐漸步入正軌。隊友們生活中陽光團結友愛,工作中嚴謹認真有愛,大大增進了我們戰勝的信心。對家人更加輕鬆,看著家人顧慮減輕很多,孩子依舊無憂無慮,一切都值得。

今天,媽媽轉戰到另一個㖋放的病房,接收更多的重症病人,希望一切順利。你們也在給我加油,對不對?

願身披戰袍的媽媽成為你們的榜樣,願你們長大後成為勇敢有擔當的人……這一次,媽媽換個方式守護你們!我的孩子們,待我歸來,陪你們一起慶生,可好?

新¶報記者 張靜雅 戴軒